在某個機緣下讓我看到一本三月號的DigiPhoto雜誌
其中有篇專訪,是與日本寫真大師佐內正史的對話,這篇專訪讓我了解到一些自己還在疑惑的地方。
所以我特地花了些時間把他打出來分享給大家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Digiphoto:(前略)在您的作品中,可以感受到一種人親土親的感覺。佐內先生擔任台灣愛普生百萬大獎的評審,一定也看過許多來自台灣的作品,想請佐內先生給予我們國內的攝影者一些建議。

佐內:照相這件事,得了解自己、知道自己。照相之後,通常攝影者都會用自己喜歡的方式,把相片沖洗出來或是放出來觀賞,那麼,透過尋找與確認之間不斷地重複的過程,照到照片之後,去發掘、去尋找想要的那種感覺,慢慢地就會明白自己是什麼樣的一個人,知道自己喜歡的是什麼特質。對於攝影者,我想最重要的是應該要知道自己喜歡什麼。攝影的過程中,如果被海外的攝影師所影響,也沒有關係,但是最終自己還是要知道要的是什麼。

Digiphoto:以筆者自己在看佐內先生的作品時,都能讓我感覺到當地的氣氛,那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。我自己的解釋,也許佐內先生在拍攝時,心情早已超越攝影這二個字所展現出來的結果。想知道佐內先生在拍照時,是怎麼樣讓自己獨立於攝影之外,而拍出那樣的氣氛?因為拿起相機拍照時,通常會想著趕快把照片拍下來,但過了一陣子也許會覺得困惑,而不了解當初為什麼要那樣拍。

佐內:的確是這樣。通常在看到一個完美、漂亮的影像,會引起自己的注意力,所以會想去拍。但是在按下快門的時候,應該是讓自己掌握時間與空間才按下快門,而不是一直去強調concept。我在拍攝的時候,會把自己與環境融合在一起。如果太拘泥於對象,太過注意對象的表情,那拍出來的東西就會不夠好。事後才會發現,當時拍這張照片只是覺得這位女生很漂亮或動作很優美。為了拍照而拍照的話,往往就會照不到自己想要的。我想照的,是每一個時間與空間的連續。
有時在拍照時,必須尋找出感覺。雖然我們要照的,是一個特定的主體,但是拍攝時,心情不能一直注意著主體,而應該全心全意放在拍攝它的理由。它是一個很抽象的東西,因此我會把心情放在那個抽象的東西上,而不是這個實質的主體上。

Digiphoto:(前略)許多攝影師在挑選自己所拍的照片時,內心的煎熬是非常大的。選出其中的幾張,捨棄其它的,在心情上好像也是一種背叛。

佐內:要選相片真的是很難的作業,因為其它的等於是要丟棄了。但是話說回來,對一個攝影師,去選出相片然後把他印出來,這也是一段必經之路,才能讓你的作品更上層樓。

Digiphoto:為什麼佐內先生總是可以把人物與背景融合地那麼自然? 如果讓model在自己熟悉的地方拍照,會不會比較容易發揮?

佐內:(前略)在我的攝影集中,照片看起來雖然很自然,但其實都是刻意安排過的。只是說我們所營造的效果,拍攝下來讓人看不出有安排的痕跡,很自然、不做作而已,而這也就是我們下功夫的地方。我不會刻意選擇model熟悉的地方,(中略)在拍攝的期間,就好像魔術方塊,總有那麼剛好的一瞬間,對model跟我而言,都是很特別的,有一點浪漫,卻又那麼不可思議。真的很可愛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A0630 的頭像
JA0630

KOKOROgraphy

JA06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